<dfn id="l9xgbk"><tt id="l9xgbk"><tbody id="l9xgbk"></tbody><option id="l9xgbk"></option><acronym id="l9xgbk"></acronym><bdo id="l9xgbk"></bdo></tt></dfn><span id="l9xgbk"><tt id="l9xgbk"><tbody id="l9xgbk"></tbody><optgroup id="l9xgbk"></optgroup><pre id="l9xgbk"></pre><dl id="l9xgbk"></dl></tt><kbd id="l9xgbk"><tr id="l9xgbk"></tr><font id="l9xgbk"></font></kbd><i id="l9xgbk"><address id="l9xgbk"></address><tr id="l9xgbk"></tr><ol id="l9xgbk"></ol><ol id="l9xgbk"></ol></i><center id="l9xgbk"><sup id="l9xgbk"></sup><div id="l9xgbk"></div><u id="l9xgbk"></u></center><address id="l9xgbk"><th id="l9xgbk"></th><div id="l9xgbk"></div><abbr id="l9xgbk"></abbr><select id="l9xgbk"></select></address></span><tr id="l9xgbk"><dfn id="l9xgbk"><style id="l9xgbk"></style><form id="l9xgbk"></form><dt id="l9xgbk"></dt><tfoot id="l9xgbk"></tfoot><fieldset id="l9xgbk"></fieldset></dfn><del id="l9xgbk"><table id="l9xgbk"></table><style id="l9xgbk"></style><ol id="l9xgbk"></ol><center id="l9xgbk"></center></del></tr>
  • <tt id="dt1b68"></tt><tfoot id="dt1b68"></tfoot><noscript id="dt1b68"></noscript><ins id="dt1b68"></ins>
    <tfoot id="dt1b68"></tfoot><b id="dt1b68"></b><noframes id="dt1b68">
  • <style id="dt1b68"></style>

      您好,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
       今天是:   最新美达彩票娱乐平台:

      欄目導航

      美达彩票娱乐首页

      地  址: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
           號新聞大廈1層
      郵  編:300241
      電  話: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傳  真:(022)26453133
      南開分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
           街律師大廈14層
      電  話: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傳  真:(022)27318806
      網  址:www.pdfcoco.com
      電子郵箱:jishui@sohu.com
      咨詢熱線

      被高樓“奪走”的陽光

      更新時間:2016-07-05   編輯:Admin  浏覽次數:0

       

      文章發表于201674《人民法院報》第3

      人民法院報訊 6年前,因自家房子被江蘇省南京市第一高樓“紫峰大廈”擋住陽光,市民陳先生提起維權訴訟,結果卻因找不到律師代理而撤訴。6年後,老兩口的兒子接替年邁父母繼續維權,打起“日照權”官司。南京市鼓樓區人民法院經審理,于20151123一審判決“紫峰大廈”的建設方——南京國資綠地金融中心有限公司一次性補償原告陳常生10萬元。該判決引起了許多媒體及公衆自媒體的空前關注,成爲國內最有影響的一起“日照權”維權案。而被告則因不服一審判決而提起上訴,2016317,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

      買“陽光閣”卻沒了陽光

      1961年出生的陳常生,現爲南京市雜技團國家二級演員。陳常生既演相聲又演雜技,但最有名的當屬其口技表演,把百鳥爭鳴、雄雞報曉、虎嘯獅吼等,模仿得惟妙惟肖,他經常隨團在國內外演出。

      陳常生家的老房子采光條件差,周圍噪音大,居住環境不理想,其父母一直想改變這一現狀。2004年初,陳常生幾經選擇,看上了位于南京市中心厚載巷陽光閣小區的一處房源,該小區之所以取名“陽光閣”,正是緣自這裏的光照條件好,且鬧中取靜。在征得父母同意後,陳常生賣掉了老房子,並買下了該小區某幢203室。這套位于二樓、面積170余平方米的房屋,正面朝南,日照充足,深得其父母滿意。陳常生一直單身,平時在外演出多,加上單位有住處,所以以其名義買下的這套大房子,主要由其年邁的父母享用。老兩口住進新房後,在屋內養花種草、讀書看報,安享晚年。

      然而,讓陳常生及其父母萬萬沒有料到的是,2005年,由南京國資綠地金融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南京國資綠地)建設的“紫峰大廈”開工建設,該大廈位于南京鼓樓廣場西北角,規劃高度爲358,建成後將成爲南京乃至江蘇最高大樓,而這勢必影響百米外的陳常生家的采光。該大廈開工建設不久,即與周邊一些市民引發“日照權”糾紛,包括陳常生父母在內的一些陽光閣小區的居民,也紛紛找到南京國資綠地討說法。

      20075月,陳常生正隨團在國外演出,一天,南京國資綠地通知其父母及另3戶相鄰房屋所有權人,對“紫峰大廈”影響他們家庭采光問題進行協商,當時陳常生的父母均在住院,因而未能參加本次協調。而就在這之後不久,南京國資綠地向另3戶各支付了補償款5萬元,唯獨沒有陳常生家的份。陳常生的父母想不通,陳常生更想不通,“四戶人家的房子戶挨戶,爲何別人有補償我家就沒有呢?”陳常生後來去找南京國資綠地交涉,但對方稱根據科學測算,其房屋符合日照標准,故不能享受補償。

      20109月,“紫峰大廈”建成並成爲南京的新地標建築,但由于該大廈的遮擋,陳常生家的日照受到嚴重影響,尤其到了冬季更爲明顯,其父母在家種養的米蘭等畏寒花卉,也因此遭遇生存危機,飼養的各種鳥類明顯不如以前歡實,而人住在陰森的家中也格外感到不舒服。爲此,陳常生的父親陳凱強去找南京國資綠地交涉,但都無果而終。

      一個好端端的陽光房,一下子變得陰森少光,陳常生及其父母自然不滿,在合理投訴遭拒絕後,2010年底,陳凱強以兒子陳常生的名義,一紙訴狀將南京國資綠地告上該市鼓樓區法院,指對方建設的“紫峰大廈”侵犯了其房屋的“日照權”,要求賠償一定的損失。法院受理案件後,陳凱強欲聘請律師,但他跑了好多家律師事務所,律師們均認爲該案科學取證難,加上被告是知名國有企業,勝算的可能性小,都不願意代理該案。案件開庭時,陳常生正好又隨團在非洲演出,其父陳凱強只好攜老伴出庭與被告方較量,但被告方有專職律師出庭,庭審中沒幾個回合就把老兩口“嗆”得有理說不清。陳凱強自以爲較量不過強大的被告,于是權衡再三,最終決定撤訴。

          2

      自學法律接替父親維權

      陳凱強無奈撤訴後,心裏憋了一肚子氣,並責怪兒子陳常生缺乏維權意識,心裏只有自己的演藝事業。陳常生想想也憋悶,但因爲時間耗不起,加上信心不足,他也就沒有立即再上法院打官司。

      2012的冬季,老兩口因家中缺少陽光,萌生了賣房走人的打算。後來老夫妻聯系了一家中介公司,中介人員實地看房後告訴他們,雖然房源很好,但由于采光受到影響,價格比同等條件的房源要少賣好幾十萬元。

      2013年春節過後,陳凱強又爲房子缺少光照的事在家生悶氣。陳常生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于是決定接替父親的維權行動,並開始不斷找南京國資綠地交涉,要他們給個說法,但接待他的人要麽稱“紫峰大廈”不影響他家的采光,要麽讓他拿出“紫峰大廈”建成前後他家的日照對比證據,陳常生有理難辯,也拿不出證據。

      201412月初的一天,從東南亞演出歸來的陳常生又去找南京國資綠地理論,並提出要對方派人到他家去實地觀察,但對方明確拒絕,並稱他家的采光情況未因“紫峰大廈”而改變,無實地觀察價值。

      陳常生接連遭遇碰壁後,反而更加堅定了維權信念。在後來的交涉中,他雖然照樣遭遇冷臉和推诿,但卻絲毫不放棄主張權利。只是他越來越意識到,再去找南京國資綠地討說法已無實際意義,于是他決定再次拿起法律武器來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他的這個想法也得到父母和許多同事的贊同。

      陳常生堅定了打官司維權的念頭後,打算還是要聘請專職律師,但他在咨詢過幾家律師事務所後,對方都覺得這事拖得太久,證據上又有難度,所以少有人持積極的代理態度,這讓陳常生感到很無奈。巧合的是,就在陳常生爲要不要找律師而糾結時,法院系統即將對立案制度實施重大改革的消息公布,即由過去的立案審查制改爲立案登記制。

      201554,是全國法院實行立案登記制的第一天,陳常生就趕到鼓樓區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咨詢,一是了解他欲起訴“紫峰大廈”侵犯其“日照權”糾紛能否立案,二是想知道打官司不找律師行不行。法官告訴陳常生,他主張的權利按物權法的界定應屬相鄰權糾紛,法院可以以其“日照權”受侵犯立案。法官還告訴陳常生,民事案件的勝負關鍵在證據,當事人找不找律師法院都會公正判案。

      陳常生心裏有底後,沒有立即到法院起訴,而是先爲打官司做准備,他放棄了幾場演出計劃,並集中10天時間惡補法律,如此,他既從物權法第八十九條中找到起訴依據,而且又從原建設部發布的且至今仍在適用的《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範》中,找到了住宅建築日照的明確標准,並以此確定“紫峰大廈”建成後,嚴重影響了自己房屋的日照時間。掌握必備的法律知識和起訴依據後,陳常生擬好了訴狀,欲將維權計劃變成實際行動。

      514,陳常生來到鼓樓區法院立案大廳遞交訴狀,法院一路綠燈地受理了他的起訴。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內,陳常生繼續學習法律知識,並收集研究相關參考判例,以便在法庭上有效應對被告方的抗辯。

      612,法院首次開庭對案件進行審理,庭審中,陳常生發表訴訟請求指出,自被告的“紫峰大廈”建到一定高度後,其與另3戶相鄰住戶的日照就受到了嚴重影響,後被告南京國資綠地對另3戶各補償了5萬元,但卻沒有他家的份。“紫峰大廈”侵犯他家的“日照權”是事實。我國《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範》明確了城市居住區建築物的日照標准,即冬至日、大寒日住宅底層日照時間不少于兩個小時。但受“紫峰大廈”的影響,他家根本達不到這一剛性標准。據此,陳常生要求被告補償其損失10萬元整。

      針對原告的訴訟請求,被告南京國資綠地辯稱,“紫峰大廈”建成後,原告家的日照時間符合國家相關標准;原告要求被告補償10萬元,屬無法律和事實依據的獅子大開口;原告的起

      訴早已超過訴訟時效。綜合以上三條,被告強烈要求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訟請求。

      1028,法院第二次開庭對案件進行審理,此次庭審原、被告依舊交鋒激烈,互不讓步。但這種局面很快被原告陳常生扭轉,這是因爲陳常生調取到了當年被告補償另3戶同樓層鄰居的相關依據。這份由被告當年委托、由南京市城市規劃編制研究中心出具的計算機日照分析結論表明,原告的房屋在“紫峰大廈”建成前,大寒日連續日照時間爲一個半小時以上,不足兩個半小時。“紫峰大廈”建成後,原告房屋大寒日連續日照時間爲一小時以上,不足一個半小時。這一權威分析數據說明,原告家的日照時長因受“紫峰大廈”影響,已達不到國家的剛性標准。而當年原告之所以未獲被告補償,是因爲其房屋受影響程度略好于另3戶。

      針對此次庭審出現的不利因素,被告方的強勢態度很快變軟,他們認爲,目前“紫峰大廈”約一半面積的房屋已出售,即使原告的“日照權”受到侵害,也應由大廈全體業主共同承擔補償責任,而不應由被告單獨承擔。被告同時表示,願意接受法庭調解。但後來因陳常生不願就補償數額作出讓步,致法庭調解失敗。

      3

      官司勝訴掀起輿論波瀾

      經過兩次庭審後,法庭對該案事實有了基本把握,但針對被告提出的如果構成侵權責任亦應由全體業主承擔,原告開出的10萬元補償條件過高等問題,也認爲的確值得重視。于是,法院決定召開一次專題研討會,聽取專家、學者們的意見建議。

      20151113,法院邀請南京部分高校的民法學家、南京市住建委等方面的專家召開研討會,聽取他們對案件判決的意見和建議,學者和專家們在聽取了該案的爭議焦點介紹後,多數人認爲,原告的起訴符合法律規定,陽光對人的生命、健康和日常生活至關重要,原告主張10萬元補償不過分。

      1123,是法院確定的對該案公開開庭宣判的日子,但後來由于被告方稱因故不能出庭,公開宣判只好取消,法院改用特快專遞的形式向原、被告送達判決文書。當天下午6時許,正在南京一家大型國有企業忙著准備當晚演出的陳常生,突然接到一個好朋友打來的報喜電話,“我剛從鼓樓區法院的新浪官方微博上看到了你勝訴的消息,祝賀你呀!”陳常生沒法上網細看究竟,接完朋友的電話後,他立馬把官司勝訴的消息告訴了年邁的父母,然後就忙著去演出了。

      當晚趕到家後,陳常生見父母仍在等著自己傳遞更多的消息,于是立即打開電腦找法院的官方微博,一下在網上竟搜出很多此案的判決新聞,而這些新聞的來源大多來自法院官方微博。一家人從新聞報道中了解到官司完勝的大概情況後,都興奮得無法入睡,畢竟爲打贏這場官司,父子倆付出了太多、等待得太久。

      1124下午,陳常生收到了法院用特快專遞寄來的判決書,判決書對判決陳常生勝訴的具體理由,作了如下表述:

      法院認爲,根據物權法規定,本案屬“日照權”糾紛。南京市城市規劃編制研究中心出具的計算機日照分析結論表明,原告的房屋受“紫峰大廈”建成遮擋,日照時間已達不到南京市執行國家《城市居住區規劃設計規範》細則中的相關規定,即住宅建築日照應滿足大寒日大于或等于兩小時的標准。被告系“紫峰大廈”建造時的所有權人,現爲所有權人之一,因原告“日照權”受侵害的損害後果屬不可分之債,故原告要求被告予以補償,符合法律規定。

      法院還認爲,陽光不僅于生命而且對人的健康均十分重要。城市要發展,高樓要建造,但公衆的“日照權”更要保護。結合原告房屋日照減少程度,以及日照減少對原告家庭生活、人員健康、房屋價值等的影響因素,法院認爲原告主張被告補償10萬元的訴訟請求具有合理性,法院予以支持。自2010年以來,原告爲維護自己的“日照權”一直在與被告交涉,故其起訴並未超過訴訟時效。

      陳常生品味法院的判決理由,內心一陣激動,這是因爲判決認定的許多事實,大多由他努力得來。而更讓陳常生感慨的,是司法的公正及對老百姓“日照權”的重視程度。“我作爲一名年過五旬的演員,一生中從未打過官司,這次連律師都沒請而能告贏財大氣粗的被告,這是我開始不敢想象的。”接受采訪時陳常生如是說。

      也就在陳常生收到法院判決書的當天,全國衆多媒體,包括公衆微博、微信等自媒體,都在報道或轉發他勝訴的消息,更有官方媒體發表評論稱,陳常生的這起勝訴判例堪稱影響性訴訟,具有現實示範效應。1125,中央電視台“東方時空”欄目,播放了陳常生的這起“日照權”勝訴案件。1130,中國江蘇網發布的上一周輿情數據顯示,陳常生這起勝訴案件,列省內互聯網關注度之最。

      陳常生因這場官司增添了知名度,但許多人至今並不清楚他靠自己努力打贏這場官司的上述細節。2015129,南京國資綠地因不服一審判決而提起上訴,南京中院受理案件後,經審理,于2016317判決駁回南京國資綠地的上訴,維持原判。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