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fieldset id="m6ia3s"><strike id="m6ia3s"></strike><pre id="m6ia3s"></pre><abbr id="m6ia3s"></abbr><option id="m6ia3s"></option></fieldset><em id="m6ia3s"><b id="m6ia3s"></b><fieldset id="m6ia3s"></fieldset><dfn id="m6ia3s"></dfn></em><div id="m6ia3s"><dd id="m6ia3s"></dd></div><kbd id="m6ia3s"><dt id="m6ia3s"></dt><table id="m6ia3s"></table><tr id="m6ia3s"></tr></kbd><abbr id="m6ia3s"><acronym id="m6ia3s"></acronym></abbr>
        1. <option id="bwropz"></option><b id="bwropz"></b><u id="bwropz"></u><strike id="bwropz"></strike>
              <q id="bwropz"></q>

              您好,歡迎光臨天津擊水律師事務所
               今天是:   最新美达彩票开奖:

              欄目導航

              美达彩票首页

              地  址:天津市河北區昆緯路88
                   號新聞大廈1層
              郵  編:300241
              電  話: (022)26448299
                    (022)26417092
              傳  真:(022)26453133
              南開分所:天津市南開區南門外大
                   街律師大廈14層
              電  話: (022)27310333
                    (022)27310155
              傳  真:(022)27318806
              網  址:www.pdfcoco.com
              電子郵箱:jishui@sohu.com
              咨詢熱線

              夫不盡義務妻訴離婚 婚前財産分割存爭議

              更新時間:2013-12-10   編輯:Admin  浏覽次數:0

              【基本案情】
                本案是一起離婚案件,男、女雙方自由戀愛後結婚,起初雙方感情較好,婚後不久便先後生育兩子。後因日常瑣事及經濟問題,雙方時有爭吵,矛盾不斷升級,男方甚至大打出手,將女方兩次打傷。後男方提出離婚,女方同意,但雙方就婚前共有房屋以及其他財産分割問題協商未果,遂訴至法院。我所于彬律師從一審到終審始終作爲女方張某的代理律師參與訴訟。
              【法院判決】
                一審法院經審理查明,男、女雙方爭議焦點的房産原屬男方與父親分家所得,後男、女雙方在該宅院內建簡易房三間、豬圈一間並修了甬路,經評估其總價值爲20000元。其余財産評定完畢後,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一、准許原、被告離婚;二、婚生子長子由原告男方撫養,次子由被告女方撫養;三、夫妻共同財産即一套宅院歸男方所有,由男方支付女方財産折價款2000元;……另外法院也對婚前男、女雙方的個人財産做出了明確和分配。一審判決下達後,男、女雙方不服均提起上訴。
                上訴法院經審理,采納女方律師的意見,同意男、女雙方離婚請求,並將爭議房産作爲男、女雙方婚後共同財産進行分割,最終判決男方給付女方財産折價款10000元,另向女方支付住房幫助款2000元。
              【精彩代理詞】
              尊敬的法官:
                擊水律師事務所接受被告張某的委托,指派我們作爲本案上訴人的代理人參加訴訟。經過查閱案卷,現根據案件事實和法律的相關規定,發表如下代理意見: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所作判決明顯不公,具體爲以下幾點:
                一、分家所得的正房一層是夫妻共同財産,應當予以分割。
                首先,該房屋是專爲上訴人夫婦結婚而准備的婚房,上訴人夫婦自結婚以後一直居住至今。雖然房屋《集體土地建設用地使用證》登記在被上訴人父親名下,但實際使用人爲上訴人、被上訴人夫婦。
                其次,被上訴人在2000年訂立的分家協議,是協議各方真實意思的表示,被上訴人對此沒有異議。
                依據農村生活習慣,分家的前提是兒子結婚,“即二子都各自生長成人都能獨立生活”,該分家協議實際上起到的是確認的作用:將被上訴人父親名下的土地使用權連同房屋所有權分配給上訴人和被上訴人夫婦。雖然土地使用證登記在被上訴人父親名下,但不能排除分家協議的真實意思表示,從而形成土地使用權證與真實權利歸屬不一致的情況。
                第三,分家協議不同于贈與,被上訴人父親沒有將房屋贈與被上訴人一個人的意思表示。所謂分家是將家庭共同財産分配給家庭成員各自所有,被上訴人的父親將家庭共同財産,分配給兩個兒子成立的小家庭各自所有,分家所得的財産,當然的是上訴人與被上訴人的夫妻共同財産。至于分家協議上沒有上訴人的名字,只有被上訴人一個人的名字,也是源于農村的習慣。農村分家的習慣是兒子成家,且分家單上不寫兒媳婦的名字。類似情況是1999年被上訴人與村裏簽訂的農業承包合同書,上面的承包方也是被上訴人一個人的名字,但承包方應爲上訴人和被上訴人夫妻二人,而絕非被上訴人一人獨自承包。
                二、雙方婚後所蓋平房三間、豬圈一間及甬路的價值。
                一審法院對于該財産已經認定爲夫妻共同財産,雙方對于價款一直沒有達成一致。法院要求上訴人交納評估費,但上訴人根本沒有經濟能力支付,僅僅是因爲這樣,法院居然就認可了被上訴人自說自話的6000元的價值,並且還完全不顧上訴人沒有住處的困難,剝奪了上訴人的居住權,將該房産判歸被上訴人所有,這樣的判決讓人無法理解。如果被上訴人主張該房産只值1000元,甚至更少,一審法院是不是也會因爲上訴人無力承擔評估費,而完全不顧事實都予以認可?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若幹問題的解釋(二)第二十條的規定“雙方均主張房屋所有權並且同意競價取得的,應當准許;一方主張房屋所有權的,由評估機構按市場價格對房屋作出評估,取得房屋所有權的一方當給出予另一方相應的補償”。本案雙方都主張該房的所有權,且上訴人主張的價格明顯高于被上訴人的價格,該房産就應當判歸上訴人所有。如果只有被上訴人主張房屋所有權,也應當由被告支付全部評估費,按照評估價格給予上訴人補償。如此明確的法律規定,一審法院卻完全不予適用,其所作出的判決顯然違背了法律規定。
                三、口糧田和果樹的分配。
                一審中,已經將雙方的口糧田和果樹進行了分割,對于分配比例上訴人沒有異議,但是上訴人要經管這些糧田和果樹首先要有地方居住,一審將房子都判給了被上訴人,致使上訴人無處居住,更無法經營和管理糧田和果樹。
                上訴人請求二審法院參考上述意見將房産分給上訴人,以便上訴人能夠經管糧田和果樹,否則上訴人要求將所有口糧田和果樹分給被上訴人,被上訴人給上訴人補償。
                四、債權和存款。
                一審庭審中被上訴人提出有2300元的債權,上訴人表示聽被上訴人提起過此事,一審法庭據此就對該債權予以認可,並判給了上訴人。但這些債權並沒有任何書面憑證,且時間久遠,尤其是鹿角河服裝廠的欠款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且該服裝廠早已不存在,這些債權根本就是無法實現的。蔡洪嶺也對此債務表示否認。
                在雙方離婚訴訟期間,由于被上訴人一直沒有給過家裏生活費,2007年上訴人爲了生活不得不將這家裏僅有的1000元錢取出,用以維持母子三人的生計。這筆已經用于家庭生活的款項,實際是已經不存在的了,但一審法院卻判給了上訴人,這無異于畫餅充饑。難道將一些不可能實現的財産分配給上訴人就是在分割財産時對女方的照顧嗎?
                五、孩子撫養費。
                上訴人有兩個兒子,一審法院將1999長子判給了被上訴人,將次子判給了上訴人,但事實上,被上訴人經常不在家,根本無法照顧孩子,因此,兩個孩子一直是由上訴人撫養。上訴人要求兩個兒子的撫養權,並要求被上訴人支付撫養費。
                即使上訴人只撫養次子,因次子的年齡很小,所花費的撫養費高于長子,因此也要求被上訴人支付撫養費。
                六、住房幫助款。
                一審判決上訴人在判決生效後30日內由被上訴人房屋內搬出,並由被上訴人于上訴人搬出之日給付上訴人住房幫助款2000元。
                上訴人一旦搬出根本無處可去,娘家住房也不寬裕,並且上訴人的姐姐是招贅入門,上訴人回娘家根本無法居住,而且上訴人帶著兒子,以後再婚也很困難。一個農村婦女沒有工作,沒有任何生活來源以後的生存都成爲問題,2000元的住房幫助款根本是杯水車薪解決不了任何問題,上訴人要求被上訴人給付30000元,以便給自己和孩子找一個容身之處,才能考慮今後的生活。
                一審法院已經查明案件事實,看到了上訴人的實際困難,仍然作出如此不公的判決,讓上訴人不得不懷疑這和被上訴人的堂兄在當地法庭擔任審判員有密切的關系。
                上訴人作爲一個農村婦女帶著兩個孩子,被上訴人三年來不往家裏拿錢,即使孩子有病被上訴人也不出錢。在一審中因孩子有病,上訴人找到法官,法官從被上訴人交的1000元評估費中拿出200元給上訴人拿去給孩子看病。現在,判給出被上訴人的長子生病,在醫院輸液,被上訴人不聞不問,上訴人將其找到醫院,被上訴人還是一分錢不出。在這種情況下,上訴人也沒有提出離婚,恰恰是幾年來對家庭沒有盡任何義務的被上訴人再次提出了離婚請求。面對被上訴人的無情,上訴人已經不再奢望什麽,只懇請二審法院考慮到上訴人的實際困難,從照顧女方和子女的角度出發,給上訴人一個生存的希望,還法律一個公正的判決。
                綜上所述,請人民法院依法判決,支持上訴人的訴訟請求。
                 擊水律師事務所
                 于彬律師
              【律師感言】
                本案是離婚案件,一審判決中對于財産分割有多處不公,女方不服提出上訴。律師接受委托後即著手了解情況,做了大量准備工作,並在開庭時據理力爭,最終本案發回重審。
                重審由我所繼續代理,法官采納了律師關于分家協議並非贈與協議,分家所得財産爲夫妻共同財産的觀點,對該房産價值進行評估,並判決男方按價值給付女方一半房款,另向女方支付住房幫助款2000元。
                本案的亮點在于律師憑借自身紮實的法學功底、純熟的辦案技巧,在庭審中據理力爭,最終說服法官將爭議房産作爲婚後男、女雙方共同財産進行分割,這樣最大程度的維護了我方當事人的利益,使案件有了一個完滿的結果。
                                                               (文中人名均爲化名)
                                                                  案例總結:孫婕

              
              X-POWER-BY FNC V1.0.0 FROM 自制41